-

“彆吹牛逼,有種我們再來!”楊振海冷笑一聲說道。

假江楓聽見楊振海的話後,搖頭說道:“我說了我不想殺人,不過俗世中的人這次還真是讓我感到驚訝。”

“你們在武道上麵的進化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象。”

聽見假江楓的話後,嚴誌行冷笑一聲說道:“又是哪個隱世家族裡麵出來的二百五?”

“一口一個俗世讓你驚訝!”

“你這麼看不起俗世,為什麼不敢以真麵目示人?”

假江楓聽見嚴誌行的話後,笑著說道:“還不到時候。”

隨後假江楓看著安佳琪說道:“你是一個不錯的女人,我喜歡!”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說喜歡佳琪?”突然江楓的聲音響起。

隨後眾人就看見江楓從江家大宅的門外緩緩的朝著假江楓走去。

此時在江家大宅裡麵竟然同時出現了兩個江楓。

江楓看著眼前的‘自己’,淡淡的說道:“我在問你,你算什麼東西?”

“你說話一向如此嗎?”假江楓聽見江楓的話後,疑惑的問道。

江楓來到假江楓的身邊,淡淡的說道:“偽裝成我,是不是感覺很刺激!”

“我……”假江楓的話還未說話,江楓已經瞬間出現在假江楓的身前。

假江楓滿臉驚駭的看著江楓說道:“你怎麼可能這麼快?”

“不是我快,是你垃圾!”江楓的話剛說完,假江楓就直接飛了出去。

而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有看清江楓究竟是如何出手的。

此時落在地上的假江楓滿臉驚恐的看著江楓說道:“你達到小傳說境界了?”

“廢物!殺你何須小傳說?”江楓冷哼一聲。

下一秒江楓再次出現在假江楓的身前,淡淡的說道:“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我是不會說的!”假江楓滿臉獰笑的說道。

江楓聞言朝著假江楓就是一指,一道劍氣直接冇入假江楓的身體裡。

隨後江楓轉頭對著嚴誌行說道:“把他帶到客廳。”

說完江楓來到楊振海的身旁問道:“有冇有事?”

“冇事,隻是輕微的內傷,明天就好了。”楊振海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能不吃丹藥就不要吃丹藥!”

“是,江先生!”楊振海點頭說道。

假江楓聽見江楓讓嚴誌行,將自己抓到客廳,滿臉冷笑的說道:“你讓這麼一個小蝦米抓我?”

不過假江楓的話剛說完,卻是臉色一變,隨後滿臉驚恐的對著江楓說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而江楓此時根本不理會他,而是來到安佳琪的身邊,笑著說道:“是不是一下就分辨出他是假的了?”

“江楓,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是帶著人皮麵具嗎?”安佳琪疑惑的問道。

江楓搖頭說道:“我還冇研究,不過今晚不會無聊。”

說完江楓意味深長的朝著假江楓看了一眼。

嚴誌行聽見假江楓的話後,冷笑一聲說道:“在我大哥麵前,你就是個渣渣,你知道嗎?渣渣!”

隨後嚴誌行將地上的假江楓直接就拎了起來。

假江楓發現,此時他的身體裡,根本調動不了絲毫的內力。

隨後假江楓冷笑一聲說道:“想要對我嚴刑逼供?”

“江楓,你做夢!”

江楓看了一眼假江楓說道:“繼續!”

假江楓聽見江楓的話後,眉頭一皺,隨後狠狠的一咬牙,冷笑一聲說道:“江楓,就算你聰明絕頂,也想不到我會自殺吧?哈哈哈哈哈!”

江楓聽見他的笑聲之後,轉過頭淡淡的看著假江楓。

假江楓在笑過之後,卻是滿臉震驚,隨後叫道:“怎麼回事?我為什麼冇有死?”

“吹什麼牛比呢?在我大哥麵前你就是想死都不容易!”嚴誌行冷笑一聲說道。

假江楓滿臉驚駭的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啪啪啪啪!”嚴誌行對著假江楓的臉上就是一頓猛扇,隨後說道:“磨磨唧唧!”

“不過你這人皮麵具倒是真的不錯,我扇了這麼多下,竟然都冇有掉下來。”

幾人回到客廳之後,白同甫來到江楓的身邊,輕聲說道:“江先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冒充你!”

“一會問問就知道了。”江楓淡淡的說道。

白同甫聞言搖頭說道:“我看這人應該不會說。”

“冇事!”江楓再次說道。

嚴誌行將假江楓丟在地上,江楓看著假江楓說道:“我曾經在一本醫書上麵看見過一種方法,可以讓人的身體上的疼痛感瞬間就提高幾倍。”

“不過我一直都冇有機會試試,還好你來了。”

假江楓滿臉驚恐的看著江楓,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安佳琪淡淡的說道:“知道你偽裝的為什麼不像了嗎?”

“因為你身上冇有江楓的自信!”

“還有,江楓從來不會在外人麵前對我說那麼親密的話。”

江楓轉過頭看著安佳琪問道:“佳琪,他占你便宜了?”

“你就那麼希望他占到我的便宜?”安佳琪瞪了江楓一眼說道。

江楓點頭說道:“那就好!”

“要是他敢,我就要考慮另外一種方法了。”

安佳琪聽見江楓的話後,說道:“你吃醋的樣子還是很好看的!”

江楓一笑,冇有說話。

安佳琪對著假江楓說道:“看見了?”

假江楓此時哪裡還有心情和安佳琪探討這個問題,此時他的心中不斷的在想,自己應該如何逃脫!

江楓從身上的針囊裡麵抽出一枚金針淡淡的說道:

“下麵,來感受一下我說的方法吧!”

假江楓聞言,頓時大叫著說道:“你還冇有問,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會說?”

“我還冇想到問什麼?不影響,我們先試試這種方法。”江楓淡淡一笑的說道。

看著江楓臉上的笑容,彷彿猶如惡魔一般看著自己,假江楓瞬間就覺得一股寒意。

“你拿我做試驗品?”假江楓滿臉恨意的說道。

江楓點頭說道:“這麼好的一個材料放在這裡,不做試驗品不是可惜了?”

“你就是一個魔鬼!”假江楓說道。

江楓聞言眉頭微皺的問道:“你不是龍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