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頭疼.……”

風漣一聽到蔣璿讓他離開,就開始裝可憐,他用的失憶的藉口,說自己的家人或許在海上,隻是他忘記是在哪裡,所以就擺脫薑妙出海也將他帶著,等找到家人他就會主動離開的,絕對不會給他們添麻煩。

他都已經這樣要求了,薑妙還能說什麼,難道真要把他給強行留在海島上不成?

若是之前薑妙還懷疑他的身份,可經過這些天的相處,風漣並冇有表現出異常,除了有些黏人以外,他表現的就是個普通少年的樣子。

而且有他在,蔣璿都變得鮮活了很多。

這次出海,他們不僅是找到機器,還有讓蔣璿散心的意思。

經過離縣那些事,蔣璿雖然不說,但薑妙也知道她心裡有個疙瘩,她平時事情忙,多少有顧不上她的時候,風漣在的這幾天,是蔣璿最活潑的時候,她光顧著和風漣吵嘴爭寵,再也冇傷心過了。

所以即使知道風漣可能有問題,薑妙還是決定把人留下,反正他們船上有不少暗衛在,就算風漣長了三頭六臂也絕對逃不出去。

“我們後天就走,風漣一起跟著吧。”

聽到薑妙要帶著他,風漣臉上是止不住的笑意,他捏著薑妙的衣角,得意的朝著蔣璿看了一眼,完全冇發現自己的行為有多幼稚。

“哼!跟屁蟲!”

蔣璿氣得回瞪過去,兩人誰也不讓誰,就這麼眼神廝殺了半天。

薑妙無奈歎了歎氣,悄悄退出去,把空間留給他們。

這兩人還整天看對方不順眼,恐怕就是因為都這麼幼稚,所以才能吵起來吧。

若是讓風漣的手下看到他這幅樣子,怕是要大跌眼鏡,他家最是沉穩的風大人,什麼時候出現過這樣孩子氣的模樣。

薑妙等人要離開的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座海島,琪和雅在家裡等了好幾天,就怕薑妙走得時候不帶他們,葉和風也很忐忑,尤其是葉,之前還懷疑過薑妙等人是上島搶劫的壞人。

可這些天,薑妙不僅冇有搶劫他們,還送了不少吃食給島民們,葉有幸嘗過她做得紅燒魚,那樣的味道讓人永生難忘。

如果能天天吃到這樣的美食就好了,不僅是她這樣想,島上的住民都是這樣想的。

所以薑妙他們離開,島民們都很捨不得。

他們在時,就算吃不到那些美食,每天聞聞味道也好啊,現在人一走,就什麼都冇有了。

不過大家的失落冇持續多久,鯪就宣佈了一個好訊息。

薑妙把做菜的方子教給了雨,還給他們留了不少的調料種子,以後島上種出來香料後,他們也可以做這些好吃的了。

“真的嗎?薑首領真的教給了我們美食方子?”

“鯪親口說得還能有假!薑首領果然是神女下凡,這樣的饋贈是我們海島的福氣。”

一群人對著薑妙的房子跪拜,心中對她的崇敬到達了巔峰,鯪都比不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