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我大哥是完全被這個女人給迷住了,這麼多年來,我還是頭一次見到他這般模樣。”

尉竹月並不認為白靈臻在此事上多費工夫便能讓尉羨遲喜歡上她,他的性子有多難喜歡上一個人,身為妹妹的她多少有些瞭解,曾經她認識的那些千金都想通過她的關係來接近,最後全都無功而返。

“當初那個墨笙笙不也是如此嗎?”白景煥沉聲道,“這個女人應該隻是因為和墨笙笙長得相似,不過是個替身罷了。”

“我倒覺得不像。”尉竹月認真地思索著,“原先我也這麼覺得,湖心亭我雖然冇有去過,但聽說墨笙笙也是喜歡穿一襲紅裙,可當時我從未見大哥這般公之於眾地帶著她出入任何場合。

她看起來更像是被圈養起來,可你看這個顧念笙,大哥就因為她來藥宗交流便也跟了過來,還為了她幫助了忘塵,以他的性子,若不是放在了心尖上,那是斷然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白景煥的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那照你的說法,這個顧念笙比墨笙笙還重要?”

“以我身為女人的直覺,我覺得是這樣。”尉竹月點頭,“大哥是鐵了心要娶她,連父皇都攔不住,你們白家若是還有這個打算,那就得好好想辦法了,否則......我看是難了。”

雲霄峰。

當尉羨遲一行人來到雲霄峰的時候,其他峰的人也都跟了過來,每個人都想要親眼見識一下究竟是不是有問題。

“太子殿下,二殿下,宗主,這裡就是藥田的入口了。”

忘塵帶著眾人走到了入口處,伸出手示意大家可以進去看看。

“兩位殿下,請。”向宏朗亦是道。

隨著眾人走進藥田,撲麵而來的靈氣令人渾身舒暢,而藥田裡的藥材皆是生機勃勃,極為茂盛,非但冇有半點不行的跡象

相反的簡直是藥田中的典範。

跟隨而來的其他峰主看見這茂盛的藥田,先是一陣驚訝,隨後臉上便露出了讚歎羨慕之色。

“之前的訊息究竟是怎麼傳的?雲霄峰的藥田這麼好,竟然有人說要完了?”

晨陽峰峰主神情難掩錯愕,不由得看向了一旁的大長老,後者亦是微微搖頭,心頭的震驚與杜航更濃。

“許庚這件事究竟是怎麼辦的?那個司青難不成纔是雲霄峰將計就計來坑害我們的?”

杜航思來想去也就隻有這一種可能了,或許雲霄峰早就已經知曉了此事所以聯合了司青,故意裝作一副不行的模樣給他們布了一個局,最後在讓司青在交流日前夕進入晨陽峰,從而對他們的藥田下手的!

所有的事情幾乎在這一刻都串聯了起來,後邊跟著來的司青早在見到藥田的那一刻就明白自己怕是完了,一轉眸便對上了司寒那得意的目光,頓時麵如死灰。

原來......他纔是那個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