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舒爽!”

“空氣太好了!”

“那是什麼花?好漂亮!”

“哪個?粉紅色的是波斯菊,白色的是紫芒花。”

9月份的濟州島,已經開始踏入秋季,雖然偶有風雨,但已經不像梅雨季那樣頻繁潮濕,氣候開始變得清爽,藍天白雲,清風海浪,還有隨處可見的花田林海、茶園果園,正是旅遊的好時節。

隨著中秋的臨近,遊客的數量也越來越多。

9月還未過半,遊客數量便已經超過150萬,重新整理單月曆史記錄。

如果冇有民宿與其它度假村幫忙分流,n.e.w度假村肯定會人滿為患。

聽起來似乎很好,但過分飽和的代價卻是體驗很差,對度假村的口碑產生影響,尤其是在舉辦這種活動時期。

當初樸誌勳堅持合作共贏的好處便體現出來。

當初許多管理都提議將其它競爭對手滅掉,不過被他否決。

不同時期需要不同的發展策略,創業初期資金緊張,到處都需要用錢,自然以盈利為第一目標,如今氣候已成,就需要重點經營口碑形象,細水長流。

有些管理不是不明白這點,隻是屁股決定腦袋使然。

他們作為打工人,考慮的隻是如何增加自身業績進而上位,公司的形象口碑等偶爾也會考慮,但絕對不是第一考慮對象。

這也是樸誌勳不喜歡從外界聘請專業經理人的原因。

有些專業經理人為了增加自身業績,不惜竭澤而漁,以損害企業根基為代價,謀取短期內的業績增長。等企業倒閉後,他早已離職,黑鍋自然由接任者來背,甚至因為有後者做對比,反倒更能凸顯出自身的卓越。

不說普通大眾,就是很多媒體記者,尤其是新興的自媒體,根本都不瞭解內情,隻是羅列一堆數據來做對比,從而判定誰優誰劣。

並不是樸誌勳目光有多卓越,而是類似的例子在官場更多,史書中層出不窮。

事實上,如今的很多東西,包括政治、商業桉例都不過是曆史的重演,隻是換了一個包裝而已。

一個人如果能夠把曆史讀通讀透,不管政治還是商業,對他而言都簡單得很。

樸誌勳能夠在商業上縱橫捭闔、近乎無往不利,就是因為他初步做到了這點。

哪怕他已經很少參與具體經營,但集團卻依舊牢牢掌控在他手中,他說往東就往東、他說往西就往西。

就算是電商平台,如今名義上已經由那幾家資本管理,但指定的代理人隻是稍微做得過了些,就不得不闇然下台。

相比做事,“琢磨人”纔是他最擅長的,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他對集團的影響力有多大!

也是經過幾次交鋒後,電商平台的上市事宜才步入正軌。

那幾家資本冇有一個善茬,如果他什麼都不做,把他踢出局都不是不可能!

他從未相信過這些人。

他之所以對自己人很好,也可以理解為他在骨子裡就不相信外人。

集團還處於萌芽階段,他就已經開始著手培養人才梯隊,甚至創辦自己的學校,從各國引入大量人才和技術等等,都可以看出他的這種性格。

一直專注培養自己的人。

當然,不是排斥外界人才,集團引入的人才非常多,但大都是技術型人才,管理型人才很少。

集團之所以能夠快速發展,冇有出現任何混亂,是因為有他這顆大腦在!

遍佈全球幾十個國家、擁有幾十萬員工的偌大集團,對他不過是“身體”的存在,就算體形再如何龐大,大腦也能駕馭自如,做出各種精細的操作。

像是那些為了自身履曆而無視公司前景的管理,基本很難得到晉升。

會給出解釋,至於能否聽進去,就要看他們自己。

一家集團的風氣就和個人的習慣一樣,一個好習慣往往需要經年累月的培養,可是一旦形成,便能讓人受用無窮。

……

秋夕前天。

遊客數量達到頂峰。

熱身的音樂慶典也在這天舉辦。

bts、exo、ti等都在出席的行列。

n.e.ink、mamamoo、monsta

x、宇宙少女、izone、金請夏、臉紅的思春期等也都有出席。

舉辦方很會做人,特意大規模了邀請了n.e.w旗下的藝人。

演出到22點結束。

未成年藝人必須在這個時間前下班。

從濟州島飛往首爾的最後一班航班已經停飛,所以,即便明天有通告的藝人也隻能在明天一早再搭乘飛機。

雖然因為遊客太多而導致住房緊張,但作為主辦方之一的n.e.w度假村早已為藝人及其工作人員準備好酒店。

n.e.w旗下的藝人和(g)i-dle、red

velvet、twice、stray

kids、itzy則被樸誌勳邀請到莊園住宿。

(g)i-dle和red

velvet是因為宋雨琦、薑澀琪的緣故。

twice、stray

kids、itzy是因為樸振英的關係。

樸振英很喜歡“炫耀”,炫耀和twice親近、炫耀和秀智親近、炫耀和裴勇俊親近、炫耀和樸誌勳親近。

樸誌勳自己都曾在節目和報道上見過,所以這次特意給了他麵子。

勉強擠一擠,還是可以住下的,就像mt一樣,直接打地鋪也可以。

一些年輕孩子還很喜歡這種方式,像izone,早早便將被子都鋪在一起,準備一起睡。

作為主人的樸誌勳,還特意為所有人準備了夜宵,糕點、肉、水果、飲料等都一應俱全。

更有一種mt的氣氛。

一些人開始結識新朋友。

red

velvet和mamamoo很早就認識,甚至還曾有過團體聊天房,而red

velvet和twice又有幾名成員是很好的朋友,twice和itzy又是同門姐妹,itzy和izone又因為李彩演、李彩領姐妹而認識……反正就是到處都是互相介認識、打招呼的。

“啊——”林娜璉正在“欺負”澀琪,突然尖叫一聲,捂著屁股跪了下去。

yeri假裝從她身旁經過,然後給她屁股上來了一把。

“嘿嘿……”澀琪笑得很憨。

薑惠元不知怎地和子瑜湊在一起,不知在聊些什麼。

果然有美女的地方就是薑惠元的主場。

“天天逗我,從以前開始就天天逗我!”玟星不知做了什麼,惹得irene忍不住向頌樂告狀。

不過,她顯然找錯了目標。

“我也是!”頌樂也經常被玟星“欺負”。

崔叡娜和宋雨琦又湊在一起,呼朋引伴,聚攏了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