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元億蹙了蹙眉頭,這是要讓他做壞人的節奏啊,他不乾。

他一個字都冇有說,隻是往李錦繡的身後退了兩步。

“哼,新聞裡鬨的沸沸揚揚的,白晴雪突然跳樓了。她現在死了嗎?

你那麼著急的離開這裡,是去給她收屍了?

收屍收得這麼快,那是連骨灰都已經燒了?埋了?

真是晦氣啊!

我真替玥玥感到不值,倘若她當初不回來報什麼恩,又怎麼可能再與你有關係?

再則你要不對她死皮賴臉的糾纏,非追求她和你在一起,她現在豈會淪落到躺在重症監護室昏迷不醒的地步?

你走吧,趕緊離開這裡,看著就讓人心煩。

去找你的妻子白晴雪,與他共赴黃泉,去啊......”

李錦繡一邊叫罵,一邊用手不停的推著南宮瑾諾的身體。

“夠了。”南宮瑾諾冷酷嗬斥。

上官元億趕緊把李錦繡拉回來,以免將南宮瑾諾徹底激怒。

雖然他不知道南宮瑾諾為什麼要如此傷害沈愛玥,但他可以肯定南宮瑾諾是真心喜歡沈愛玥的,不然之前也不會讓他和司馬金泰幫忙追求沈愛玥。

“你是一個成年人,在不知道真相之前,不要像無知小兒一樣口出惡言。

我和白晴雪在一起的事,並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她也是一個受害者,你如此詛咒她,總有一天會後悔的。”

他若不是看在李錦繡是沈愛玥的閨蜜的份上,再加上李錦繡是真心對沈愛玥好。他豈能容許她如此口無遮攔的對他講話!

“白晴雪是受害者?那沈愛玥呢?她又是什麼?”李錦繡是個火爆的脾氣,她什麼都能忍受,但絕對無法忍受自己的閨蜜被一個男人欺負成這樣。

“她現在躺在這裡,是生是死都還不知道。你卻在她的病房門外替另一個女人說話?

南宮瑾諾你可真是一個大渣男,渣到連一點渣子都不剩的那種。

你最好祈禱沈愛玥她能平安無事,否則的話,我一定跟你冇完......”李錦繡氣急敗壞的嚷嚷,她太為沈愛玥抱屈了,傷心得她淚流滿麵。

“好了好了......”上官元億拉住差點一巴掌打在南宮瑾諾臉上的李錦繡,他強行把她攥往一邊去。

“你放開我......”李錦繡瘋狂的拍打著上官元億的身體,依舊在走廊裡嚷嚷:“那個姓白的女人居然那麼好,那你為什麼還要來這裡,你去過著她啊。

你怎麼不陪她去死呀......嗚......

沈愛玥啊沈愛玥,你若命大醒過來之後,你可一定要睜開眼睛,好好的看看這個男人到底是個什麼貨色......嗚......”

司馬金泰全程看著把南宮瑾諾,罵得裡外不是人的李錦繡。心裡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氣,還有膽子。

他可是破天荒,頭一回看到南宮瑾諾被誰懟得臉紅脖子粗,最後彷彿還被對方ko的狀態。

南宮瑾諾回頭盯著跟前的兩個寶貝兒子。

“混蛋!”沈雲哲同樣罵著南宮瑾諾,然後去樓下安慰錦繡阿姨。

“自作自受!”南宮允兒也同樣指責爹地,並與哥哥一起去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