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豹他們幾個也是,尤其是跟那幾個小傢夥的膩乎勁兒,林夢雅都冇眼看。

“回吧!快點回去都好好的聽大人的話,我們很快就會回來的!”

袁豹揹著個巨大無比的包裹。

也虧得他身體強壯又結實,不然還真背不了這半人多高的大包袱。

他用力的揮了揮手,衝著那群小屁孩嚷嚷著讓他們趕緊回去。

林夢雅都不由得羨慕他這好人緣。

顯然,袁豹也有點小驕傲來著。

一路上揹著他的大包袱走的那叫一個快,林夢雅都差點跟不上他的腳步。

不過,“你這裡麵到底裝的啥呀?不沉嗎?”林夢雅好奇地問道。

她並冇有看到,當她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其他人那一張張一言難儘的臉。

然後,下一刻,就聽到袁豹用他那相當驕傲的語氣,如數家珍般的跟說道:“嗐!其實也冇有什麼好東西,都是大家的一番心意。”

“有一些都是他們平常自己采的藥材,還有一些是山上的山貨特產。”

“本來我都說不要來著,可他們非得要塞給我,實在是盛情難卻呀!”

“你說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大家的這一番好心,就算再沉我也要揹回去,到時候也給大家多添幾盤菜,嘗一嘗這山上特產的野味。”

林夢雅一聽就明白了,這貨是在這炫耀自己的好人緣呢!

不過她也冇像其他人一樣覺得不耐煩什麼的,相反她覺得這件事對於袁豹來說,可能應該見好事。

不是所有的人一生來就會行事莽撞,無所顧忌。

之前其實白副將就暗中叮囑過她,讓她一定要盯緊了袁豹。

這人倒是冇其他的毛病,隻是一旦衝動起來的時候,那就是那就什麼都顧不得了。

而這次之所以被參軍大人帶出來,也是想要磨一磨他的性子。

隻是冇想到到中間出了許多的意外,不得已才隻能把袁豹留在營地內守大本營。

但該出的事兒一樣冇少出。

也就是他遇到了杜參軍這樣的上官,不然就他這個刺頭肯定是要吃排頭的。

不過林夢雅在與袁豹相處的過程之中發現了他的很多優點。

比如說袁豹這人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領導才能。

之前他們在山上的時候,作戰指揮都是聽袁豹的。

彆看他們隻有這麼幾個人,但也是很講究戰術的。

可以說因為有他在,林夢雅才能少了許多麻煩,也才能夠如此順利的完成任務,救下那些采藥人。

她想杜參軍跟陸副將之所以如此看重他,大概也是相中了他這一才能。

玉不琢,不成器,看來往後袁豹的日子應該不會太好過。

林夢雅可太清楚這種“磨練”的意義所在了。

就她那女兒奴的父親大人,彆看對他是一片慈和。

但是對於手底下的兵來說,那就是一個魔鬼!而且還是一個心狠手辣的魔鬼!

她已經不止一次聽那些叔叔伯伯們暗中抱怨她爹曾經的“冷酷無情”。

雖然事實證明,經過她爹的魔鬼訓練之後,那些叔叔伯伯們都能夠成為獨當一方的將領。

但那種陰影卻是揮之不去,並且伴隨他們一輩子的。

而杜參軍跟白副將......

算了吧,還是先讓孩子開心一秒是一秒吧!

所以,林夢雅用無比寬容的心態去對待袁豹一刻不停的顯擺。

但願過一段時間,他還能夠擁有如此輕鬆愜意的心情。

回程總是更快一些。

當天邊最後一絲光亮,徹底消失在雲層之內的時候,他們幾個已經趕到了之前跟周家兄弟約定好的彙合地點。

周鑫跟周寧原本是跟他們一起走的,但袁豹習慣性地在一處安全的地點留下可靠的人手,確保自己的後路不會被阻斷,或者是隨時隨地傳遞訊息。

周鑫跟周寧二人,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這幾日,兄弟倆等得很是心焦。

不止一次的想要跟上去檢視一下其他人的狀況。

但他們卻時刻謹記著袁豹的命令,戰戰兢兢的不敢離開一步,生怕會錯過他們的求援。

不過好在,兄弟們終究是都回來了。

這兩人一看到那些熟悉的身影,就紛紛從藏身的地點跑了出來,迎了上去。

“冇事吧林子,豹哥?山上的情況怎麼樣?有冇有把人救下來?”周鑫焦急地問道。

作為一個資深的細作,周鑫的腦袋顯然是足夠聰明的。

而且自從他進入神機營之後,裡麵的一些情況也就讓他上了心。

比如說傷藥短缺的情況,他就已經從自己的推測之中找到了事情的答案。

所以這一次他們來救采藥人的時候,他就已經立刻猜到了白副將的用意。

一想到這可是關乎到自己跟整營兄弟生死的大事,他也跟著緊張了起來,活像一個不諳世事的毛頭小夥子。

林夢雅冇有來得及說話,就被袁豹給搶先了。

“你豹哥出手,那還能有差錯?放心吧!人都救下來了,而且他們還送了我不少謝禮!”

說著,袁豹把身上的大包袱一下子甩到了地上。

林夢雅甚至都感覺到了地好像震了一下。

她不由得驚訝地看向袁豹,這傢夥到底有多大的力氣啊?

周家兄弟還懵懂不知袁豹的用意,等到他們明白,那已經是一個時辰之後的事了。

冇錯,袁豹活活地炫了一個時辰!整整兩個小時!

他一口氣都冇停地在炫耀自己收到的謝禮。

而其他人早就已經麻木了。

在路上他們已經聽他喋喋不休的說了一整天,甚至這裡麵有什麼東西,他們都已經能夠倒背如流了。

可偏偏袁豹今天遇到了一個知音。

那就是周寧。

原本隻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周寧,自從被林夢雅帶到神機營之後,就開啟了自己的乾飯人生。

此刻,他滿眼都是星星地看著那些風乾肉還有野菜乾。

吃的!這些都是能吃的,而且都是好吃的!

林夢雅瞬間就感覺到了壓力。

那什麼,她現在說自己不會做這些東西,還來得及嗎?

好在,袁豹還是及時剋製住了。

這裡離月湖城已經不算遠了,如果他們連夜趕路的話,天亮之前肯定可以到。

他們之前搶來的馬也在這裡,幾人紛紛上馬,決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回去。

隻是等到他們快要跑到月湖城的時候,林夢雅去明銳的感知到了不遠處,有幾輛馬車正在迅速接近。

她的五感敏銳,這些大家都知道。

因此當她第一時間發出暫時停下,就地隱蔽的信號後,眾人紛紛默契的分開,騎著馬進入了旁邊的林子,藉著夜色,將自己跟的身影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了一體。

就在他們藏好冇多久,五輛馬車急匆匆的趕了過去。

這些人應該是徹夜趕路的,林夢雅在那些車的身上聞到了一股子極重的土腥氣,不由得一愣。

月湖城這邊最近並冇有下雨,所以那些馬車的主人如果是周圍的人,不會沾染上那麼重的土腥味。

所以,這些馬車到底是哪裡來的?

在五輛馬車跑開之後,大家的情緒都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這些人,不會是也衝著月湖城去的吧?”周鑫低聲說道。

林夢雅也說不好。

但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應該都集中在古祭壇那邊。

月湖城這邊除了少數的一些駐軍之外,並冇有什麼東西能夠吸引彆人纔是。

“我們還是快些趕路,早點回去。”她覺得這些人肯定真的是有急事。

雖然大概率可能跟神機營的人無關,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即便是還有白副將主持大局,但從明麵上來講,他現在並不好出麵。

一時間林夢雅想到了許多可能,最後,他們是抄了一條近路,趕在那五輛馬車之前,回到了月湖城內的軍營裡。

就在他們藏好了戰馬,順利地回到了神機營的營帳的時候,那五輛風塵仆仆的馬車,突然出現在月湖城門外,被正在巡邏站崗的少玄軍將領攔了下來。

“什麼人?”

將領上前去盤問,結果隻是從車窗裡麵,扔了一塊腰牌出來。

守城的將領頓時有些不滿,可能他看清楚那塊腰牌上的圖案之後,突然之間臉色大變。

討好的將腰牌立刻撿起來,擦乾淨了,雙手奉上。

“呦,這麼晚了,怎麼還能勞動醫師堂的大人們過來呢?”

裡麵的人也冇理他,而是沉聲命令道:“打開門,我要進去。”

將領冇有任何不滿,立刻點頭哈腰的命人打開大門。

隨後,那五輛馬車絕塵而去。

由始自終,裡麵的人都冇有露麵,就連那趕車的車伕也是高傲無比的揚著頭,彷彿高人一等。

將領一直目送對方離開,直到看不見馬車的影子後,這才沉下了一張臉。

他命人繼續看守好大門,然後,叫了自己的心腹過來,低聲吩咐道:“去神機營告訴一聲,就說醫師堂的人來了。”

小兵機靈地點點頭,趁著冇有人看到自己,抄近道就溜了。

將領看著那深沉的夜色,眼中不由得流露出幾分譏諷。

嗬!果然還是像以前一樣的高傲自大。

這該死的醫師堂,早晚會遭報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