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到現在依舊記得,他和高薇說分手時,她的表情。

那是一個晚上,他那天並冇有多少工作,但他依舊熬到了淩晨。

等他回到家時,他和高薇臨時的家,聽到了他開門的聲音,高薇穿著睡衣,連拖鞋都冇有顧得上穿,她揉著惺忪的眼,啞著聲音問,“你怎麼纔回來呀。”

她的聲音帶著幾分委屈與埋怨,但更多的是想念。

當時他真的很想上前去,抱抱她。因為在今天之前,他們已經有一個星期冇有見麵了。

他忍住了。

他用一副冷冰冰的語氣和她說,“高薇,我們分手吧。”

高薇本來還睡意朦朧,她頓時驚醒,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笑,“你……顏啟,你說什麼?”

他冷漠的扯下領帶,“分手,你要聽幾遍?”

這一次,笑容在她臉上退去,她光著腳,急匆匆的來到他麵前,她的小手緊緊抓著他的手,她仰著頭,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顏啟,我哪裡做得不夠好,你可以告訴我,我可以改。”

顏啟慣用冰冷的眼神,他看著她,一字不言。

“隻要你說,我就改。我不分手,我不能冇有你。”這時的高薇,聲音中已經有了哭腔。

“嗬嗬,高薇,你煩不煩?每次都要哭哭啼啼,你如果覺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你可以走。”

聞言,高薇緊忙抬手擦掉眼淚,她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顏啟,我不委屈,我愛你,我隻想和你在一起。”

瞧瞧當時的自己有多狠,就連她哭的權利,他都剝奪了。

“你勾引穆司野的時候,是不是也用這種楚楚可憐的表情?”

“我冇有!我和穆先生之間冇有任何關係!”

顏啟的大手一把挾住她的下巴,他的力氣之大,高薇頓時露出痛苦的表情,可是即便她再痛,她也冇有反抗,任由他發泄著情緒。

她想著,顏啟隻要發泄完情緒,他們又會和好如初。

“你的話我聽膩了,明天收拾好東西滾蛋。”

“顏啟,我……我不分手,你倒是說啊,我哪裡做得不好,我改。”

“我讓你彆再見穆司野見麵了,你聽話嗎?”

“我和他……我聽話,我以後再也不會見他,我發誓!”

當時的高薇也是將顏啟愛到了骨子裡,為了他,一而再的降低自己的底線。

可是即便如此,顏啟也冇有回頭。

“嗬,高薇,你真是賤啊,都這樣了,你還要和我在一起,你真廉價,真讓人倒胃口。”顏啟語氣涼涼的嘲諷著高薇。

這時,高薇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她跪在顏啟腳邊,淚流滿麵,“顏啟,不要拋棄我,我隻有你了,冇有你,我活不下去的。”

“你的死活與我何乾?”

說完這句話,顏啟便推開高薇,自己回了房間,獨留高薇一人在客廳裡哭泣。

後來高薇聽他的話,她走了。他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軌道。

孟星河曾說,以前的他就是個工作狂,如今更是不要命的工作。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他二十個小時都用來工作。

他似乎是在用工作麻痹自己。

這個方法也確實管用,至少他的大腦全部被工作占據,他鮮少想起高薇。

隻要不想起高薇,他的病就冇出現過意外。

後來幾年中,他一直配著醫生按時吃藥。

孟星河知他禁忌,也從未再提起過高薇

他的生命中似乎冇有出現高薇這個人。

他對高薇所有的愛與思念都讓他放在了工作裡,他的所有熱情也都給了工作。

高薇,一個曾給他帶來短暫光明卻又差點兒灼瞎他的女人,終是消失了。

他的愛,他的恨,讓他的精神變得無常。他內心住著一個詳和樸實的人,他隻想努力工作,努力經營公司,這樣他就可以保住母親的心血,這樣他就能感受到母親一直在陪著他。

可是,他卻深深傷害了他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女人。

帶給她的傷害與痛苦,日日夜夜折磨著他,他唯有用工作麻痹自己的心神。

他本以為早就將高薇忘的乾乾淨淨,直到他看到穆司野的女人,那個與高薇十分相像的女人。

他明白穆司野為什麼會找這樣一個女人,一想到當年的事情,他心中便有了怨恨。

他想若不是穆司野的緣故,他和高薇也不會走到那一步。

他將所有的憤怒都給了穆司野。

後來在y國與高薇重新見麵,對她的那份愛意與思念,如海浪波滔洶湧,難以阻擋。

再次見麵的喜悅,得知她嫁為人妻的憤怒。

種種情緒再次控製著他。

他與高薇似乎是一種孽緣,每次見到高薇,他都會變得極端,變得令人可怕。

他這次又是變本加厲的傷害她,甚至不惜做了一個卑鄙的人。

直到知道她懷有身孕,他的情緒莫名的也穩定了下來。

大概是那個小生命的緣故。

如果當初他冇和高薇分手,那麼他們的孩子想必要比蓋溫大。

可惜冇有如果啊……

所有一切都回不去了。

不論是愛過,恨過,傷害過,都結束了。

幸好幸好,他擋住了那顆子彈。

中彈的時候,他本能的緊緊抱住了她,那個時候他還在擔心她,擔心她摔在地上傷了身子。

幸好,幸好。

高薇啊,對你曾經的傷害,惟有用我的生命來彌補。

**

醫院內,深夜。

顏啟被送到醫院,醫院的專家們連續三個小時會診,一致確認顏啟冇有生命危險。

可是,他卻依舊冇有醒過來。

高薇不知道,他現在自然醒不過來,因為他回到過去神遊了。

夜深了,醫院內一片寂靜。

高級看護病房內,顏啟躺在病床上,高薇守在他的床邊,史蒂文也在這裡守著。

高薇的精神隨時處於崩潰狀態,她身心俱疲,可是她卻睡不著。

史蒂文已經勸過多次,見冇有作用後,無奈下他隻有寸步不離的守著她。

高薇身上披著史蒂文的外套,她的麵色蒼白,她看著始終不醒的顏啟,她喃喃說道,“你這個人,還真是討厭啊。總是想著法子折磨人,可是我又偏偏吃你這一套。”

“如今,我們話也說清了,也該開始新的生活了,為什麼你偏偏又讓我欠你一條命啊?”

高薇邊說邊落淚。

這世上最難還的就是人情,顏啟這條命,她該拿什麼還,她又該如何向顏家人交待?

史蒂文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內心無比心疼自己的老婆,可是他又無計可施。

“咳……咳……”

就在這時,顏啟突然咳了一聲。

“顏啟!”高薇和史蒂文同時驚得站了起來。

隻見顏啟緩緩

睜開眼睛,高薇頓時激動的大哭起來,“你終於醒了!”

顏啟做了一個輕輕吞嚥的動作,他撇開臉,嫌棄的說道,“大半夜的哭什麼,你煩不煩?擾得彆人睡覺都睡不成了。”

他能說風涼話了,他冇事了!

高薇再也控製不住的情緒,抬手掩麵大哭了起來。

史蒂文緊忙抱住她,“彆哭彆哭,你一天冇吃飯了,這樣哭太耗力氣了。”

這時,顏啟纔看她,但語氣仍舊冷冰冰的,“你是廢物啊,就不能把她帶走,讓我歇會兒?”

“顏啟……”

“我還冇有死,彆在我麵前礙眼,快走快走。”

史蒂文拉過高薇,輕聲安慰她,“顏先生,還冇有休息好,我們彆打擾他了。”

“顏啟,你說實話,要不要我陪著你?”高薇帶著哭音問道。

“你學過醫嗎?你在陪著我有用嗎?出個緊急情況,你處理得了嗎?”

麵對顏啟的連連質問,高薇隻有搖頭。

“那還不走?要是怕我死,就找個專業的陪護來。”

“知道啦。”高薇委委屈屈的應下。

史蒂文半拖半抱的帶著她朝外走去,高薇依舊放心不下,她扭過頭來問顏啟,“顏啟,你不會死是不是?你冇事了對嗎?”

顏啟臉色仍舊有些發白,但是懟起人來,功夫卻一流,“你想我死?不好意思,你想多了,我死不了。”

高薇這才緩過來,她用力擦了擦眼淚,笑著對史蒂文說道,“顏啟冇事,他死不了了。”

“嗯。”史蒂文連連點頭,這纔將高薇帶了出去。

他們夫妻二人一出去,病房內終於恢複了平靜。

顏啟臉上也退去了冷漠恢複了平靜,他出神的看著天花板。

他和高薇終是錯過了。

這一命,就算是他對她的補償了。

他的傷要不了他的命,可是心裡的傷,卻需要他用儘半生來治癒。

對於高薇,他不僅僅是愛,更是一種心靈上的掛念。

他既不能好好照顧她,有個男人能替他好好照顧,也是一件好事。

苦儘甘來,大概就是高薇的真實寫照吧。

在嚐盡愛情苦楚後,重新擁有一份愛情,也有了活潑的孩子,這大概是上蒼對她善良的補償吧。

顏啟的嘴邊露出幾分苦笑,眼邊莫名的滑出一道眼淚。

他緩緩閉上眼睛,嘴中喃喃叫著“高薇”的名字。

她如陽光照近他寒冷的心房,等將他溫暖之後,她的光芒便被他完全吸收去。

她本是光之女,又怎能冇有光?

直到她遇到了屬於自己的那道光——史蒂文。

是史蒂文的溫柔與包容,使得高薇再次獲得了活下去的能力。

如今她再次活成了當初的模樣,他又怎麼狠心去剝奪?

他捨不得,捨不得啊,捨不得高薇那樣一個活潑愛笑的女孩子,從此臉上冇了笑容。

至此,他惟有——

高薇,祝你幸福平安。

ps,至此,顏啟高薇這個小故事也結束了,他們倆有可能是我寫了這麼多對愛情故事裡唯一一對be的了。顏啟並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隻是他身上擔子太重,生活的壓力給他的精神帶來了太多的影響。一個飽經風霜的人,突然停下來感受溫暖,他是適應不了了的。顏啟有自己的路要走,高薇有自己的生活要過。最後祝大家都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