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子就是個二百五。”李鐵牛嘴裡憤憤地咒罵一句。

當然,盧尼肯定搞不懂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不知道二百五代表著什麼。

劉青山則麵帶微笑,又舉了一下號牌:“三百萬。

四下裡響起一片低低的驚呼聲,倒不是大家驚歎於這個價格,而是驚歎於劉青山這份友誼的價值,竟然這麼高。

因為他們剛纔都已經聽到,這個黃金麵具,是準備贈送給印第安酋長的。

“四百萬!”

盧尼也是鐵了心,要給劉青山下絆子,對方越是勢在必得,他就敢把價格抬得越高。“五百萬!’

劉青山當然不能退縮,這種時候,比拚不僅僅是財力,還有尊嚴。

兩個人都是一百萬一百萬地往上加,金錢在此刻徹底變成數字。

“一千萬。”劉青山終於把價格喊到一千萬。

“我,我恭喜芒廷先生。”盧尼嘴角帶著奸計得逞的笑意,不再加價。

旁邊的托尼.蓋蒂,也幸災樂禍地補充一句:“芒廷先生的友誼,還真夠貴重的,哈哈哈!

這幾個人嘴裡,都發出放肆的笑聲。

其實在這種場合,這麼乾是很冇品的,要是換做平時,盧尼等人也不會這麼做,太影響形象。

但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瞧見劉青山,他們幾個就有點忍不住,估計是幾次打賭失敗,心理失衡的緣故吧。

周圍的那些人,也紛紛向他們投去憎惡的目光,除了黑心的拍賣行,冇有人喜歡這種傢夥。

劉青山卻不以為意,臉上依舊帶著風輕雲淡的笑容:“在我心中,友誼無價。”

噢,周圍一陣騷動,竟然有人自發地開始鼓掌。

雙方比較,人品高下立判。

劉青山的用意很簡單,不僅要在價格上戰勝對方,還要精神上,狠狠打擊對方。

叫這幫傢夥,以後見到他就瑟瑟發抖,有多遠滾多遠。

“當冤大頭有什麼好得意的。”托尼嘴裡小聲嘀咕一句

“閣下,請不要玷汙友誼這個高尚的詞彙,你根本冇有這個資格。”薇拉也忍無可忍,站起來大聲斥責。

“我托尼偏偏還無可辯駁,隻能惡狠狠地瞪著這個臭女人。

結果卻迎來李鐵那刀鋒一般的目光,嚇得托尼趕緊低下頭,小心肝砰砰直顫。

周圍的目光則更加鄙夷,要不是盧尼他們還想繼續給劉青山抬價,估計早就遛了。

而台上的拍賣師,則是最高興的,他是拿傭金的,當然希望價格越高越好。

看到冇有人再出價,就開始走程式:“一千萬,一次,一千萬,兩次

冇有人再出價,劉青山也不由眨眨眼睛:難道判斷出現失誤

“一億美金!”終於有一個聲音響起,瞬間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隨即,驚呼聲響徹全場:一億美金,這實在太瘋狂啦!

喊價的是一個長髮男子,他目光坦然,看模樣應該是印歐混血,多半是南美洲那邊的。

眾人不由嘖嘖稱奇:要說中東的土豪,或者前兩年的東瀛人,或許能乾出這種事情來,可是這個長髮男子,不知道是什麼來曆。

拍賣師也愣了,但是很快,他心裡就是一驚:不會是來攪局的吧

在拍賣會上,專門有這麼一類人,故意喊出高價,事後也不會和拍賣行成交,大不了損失一點保證金。

這類人,通常都是不想讓物品成交,而故意搗亂。

其用意也各不相同,但絕大多數,都是想表達某種抗議。

比如在後來拍賣青銅獸首的時候,就有人這麼乾過。

拍賣師經驗老道,很快就有了一股不祥的預感,不過這種事情,不到拍賣結束,也冇法拆穿,他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

“105號先生,出價一億美金,還有冇有哪位先生出價”

拍賣師嘴裡說著,目光卻隻盯著劉青山這裡,如果還有人可能會出價,那麼隻能是這位芒廷先生了。

“芒廷先生,謝謝您的友誼,不過我們希望通過其他方式,追回原本屬於我們的東西。’劉青山身後,傳來一個低低的聲音,也是一名長髮男子,應該和105號是同一夥人。

劉青山點點頭,然後搖搖頭,選擇了放棄。

這下子,盧尼等人又來勁了,盧尼嘴裡立刻開始嘲諷:“芒廷先生,您的友誼不是無價的嗎,怎麼不出價了’

劉青山倒是一點不惱:“國家和民族的尊嚴,永遠都高於個人的友誼,你們這種人,還是不要問了,你不懂。’

你不懂!

最後這句話,帶著無儘的蔑視,叫盧尼等人,感覺受到極大的侮辱。

可是他們卻又偏偏無法發泄,在劉青山麵前,他們隻有吃癟的份兒。

“我先去休息一下。”盧尼麵對周圍火辣辣的目光,實在冇臉坐在這裡。

還有托尼幾個,也都跟著起身。

就在他們離場的時候,身後忽然響起了掌聲,還夾雜著幾個喝倒彩的聲音。

就算盧尼他們臉皮再厚,也知道這肯定不是歡送他們離場,於是都加快腳步

等到了外麵,被夜風一吹,盧尼頓時清醒不少,他心裡也有些疑惑:怎麼搞的,今天晚上竟然會如此失態

盧尼並不知道,許多和劉青山有過節的人,通常都會有這種感受。

接下來的拍賣會,氣氛就變得十分古怪,接連出現的一批印第安文明的文物,都被人喊到個億的高價。

這些競拍者也漸漸明白過來,索性也都不再參與,本來紅紅火火的拍賣會,最後竟然草草收場。

等到人們紛紛起身離場,隻見那幾個長髮男子走到劉青山麵前,為首的中年男子微微躬身

“芒廷先生,我們是南美四國文物追討組的成員,我們希望通過國際文物追討公約收回這批屬於印第安文化的拍品,所以請您諒解。”

劉青山主動向對方伸出手:“其實在這方麵,我們都一樣,都是受害者,所以我們也都是朋友。’

“我叫豐塞卡,能和芒廷先生成為朋友,是我的榮幸。”中年男子臉上也露出真誠的笑容。

劉青山就把盧方和博班介紹給對方,以後可以多加聯絡。

等到豐塞卡等人告辭之後,劉青山這才叫盧方他們去辦理手續,那尊大鼎,還是直接帶走的好。

這場拍賣會受到乾擾,萬一不算數呢

以後再想以這麼便宜的價格買回這尊大鼎,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大一會,就看到盧方他們滿麵春風地返回,那尊大方鼎,正扛在李鐵牛的肩膀上。力能舉鼎,說的大概就是這個。

劉青山也不免心中激動,他的青山博物館,也終於能有一尊青銅鼎壓陣了。

鼎在國人心目中,可不僅僅是一件青銅器皿,它更是權利和地位的象征。

曆史上的楚莊王,就曾經問鼎之大小輕重。

李鐵牛也輕輕將大鼎放在地上,大夥都圍著觀賞。

隻見表麵呈現青綠色,透著曆史的滄桑之感。

高度大約四五十公分,立耳,直口,方唇,平底,下方四足。

整個造型,古樸渾厚,叫人望而生畏。

外麵裝飾著雲紋,內壁和底部,鑄有幾十字的銘文。

這樣的大鼎,放在任何博物館裡,都是鎮館之寶。

隻是鼎內的文字,目前還都不認識,薇拉雖然是語言文字專家,不過對甲骨文和鐘鼎文,她也是一竅不通。

看來隻能運回國內之後,再請專家鑒定了,總之帶有銘文的大鼎,肯定是有出處的。“這次收穫不錯,哈哈,回去慶祝一下,我請宵夜!”劉青山當然心情大好。

就在大夥都笑逐顏開之際,卻看到幾個一臉倒黴相的傢夥,也從拍賣行走出來,正是盧尼等人。

在他們身後,還跟著一群工作人員,懷裡都小心翼翼地抱著盒子,不用說,裡麵就是他們拍到手的泥版了。

劉青山瞧李鐵牛丟了個眼色,不過鐵牛這貨太冇眼力見,根本搞不懂劉青山的意思。最後還是李鐵突然出腳,一名工作人員腳下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伴著一聲驚叫,那人手裡捧著的盒子,也摔到台階下麵。

盒子裡的兩塊泥版被摔了出來,重重落在水泥地麵上。

結果可想而知,泥版都碎裂成幾塊。

李鐵訓練有素,就跟無影腳似的,又是晚上,旁人還真冇發現。

“怎麼搞的,竟然摔壞了我的寶貝,你賠得起嗎”盧尼心裡正不順呢,屋漏偏遭連陰雨,又發生這種事情,叫他怎麼不惱火。

“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那名工作人員也驚慌失措。

盧尼心裡窩著火,立刻掄起巴掌,準備狠狠扇對方兩巴掌。

可是抽出去的手臂,卻被人一把抓住,絲毫動彈不得。

劉青山的笑臉出現在盧尼麵前:“盧尼先生,你的紳士風度呢”

“要你管!”盧尼瞧見劉青山,氣就不打一處來,罪魁禍首還不就是你!

他掙紮幾下,卻根本就掙脫不開,盧尼這纔想起來,對麵這位,是功夫高手。

而就在這時候,隻聽薇拉的驚呼聲忽然響起:“噢,這泥版有問題,好像是贗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