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獸群向虛境前聚集,怕是不下於數十萬頭其狀各異的妖獸在虛境前徘迴不去,等待踏入虛境的一刻。

“大將軍,那地方咱們進去麼?”錢義抖落斬馬刀上的血跡,兵刃上的血跡若是不能及時擦乾淨,時間久了刀會鈍。以往牧天狼戰罷之後除了打掃戰場,醫治傷兵之外,便是擦拭各自的器具,工慾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貫如此。

李落看了看虛境前的獸群,平聲說道:“需得進去,不過要分時辰,等等他們進去的時候我們再做打算。”

錢義答應一聲,小聲說道:“這個地方看著有點邪氣。”

豈止邪氣,看著天高雲澹,實則陰氣森森。到底是天火放逐淵雪的禁製,不是踏青遊賞的地方。

巨鷹也在天空盤旋,伺機蠢蠢欲動,如果要以血祭打開雪山禁製的大門,如今前夜流的血,大抵上也該夠了。

就在李落諸人揣測這處虛境到底要凝實到何種境地,才能讓這些極北妖獸異人進入其中的時候。忽地,一聲宛若洪鐘大呂的巨響從虛境中傳了出來,很像道家玄宗門前的問道鐘,鐘聲響起,聲響綿延不絕,連帶著空處的血色也如水波一樣蕩起陣陣漣漪。而後,虛境之中迸發出一道亮光,有星辰散落,星光熠熠,將古道儘頭的那扇門襯得仙氣十足。李落定睛一看,那扇門眼熟得很,分明就是當初他和血璃在極北時夜裡遇見的那扇星空巨門,原來出處竟在此地。

鐘聲響起,雪山前還在試探廝殺的獸群齊齊停了下來,所有的眼睛,所有的目光都聚攏在古道儘頭。星光落地,獸群爆發出一股海嘯般的狂吼,再也顧不上廝殺,彼此摩肩擦踵,寧是要先一步搶入虛境之中。

開始了!

李落雙目微微收緊,將前軍陣線再壓後十餘丈,讓開去路,叫這些幾近瘋狂的妖獸先行一步,就是不知道虛境之中到底有什麼,莫非真有長生不老藥,讓這些妖獸如此不顧一切。

獸群如潮水般湧入虛境,這樣的情形讓眾人看了都覺心季,萬馬奔騰也不過如此。

很快,諸人就瞧出異常來,從外看去,虛境大門離古道最多也就十來步的模樣,但是任憑這些妖獸湧入虛境,前後少說也有萬餘,可是冇有一個能踏足古道之上,到了虛境之中,大門離古道的第一個台階彷佛隔了千山萬水,能納百川。

一眾將士齊齊色變,都說看山跑死馬,眼下情形,就怕是跑死了也未必能到地方。李落這才明白小殤早前所說,上古五族手中的鑰匙其實是路標的含義,這路標用在何處,十有**就是眼前了。如果冇有信標在手,恐怕隻能看天意,運氣好的才能踏上古道石階。

不過也說不定這些妖獸的意圖不在古道儘頭,也許這座虛境之中還有它們想要得到的東西。

很快,雪山之前已有半數妖獸湧入虛境,黑劍白刀也靠了過來,他有五族信物在手,想必冇有那麼著急,去的晚,一樣能先一步走上古道。

狂鷹飛奔而來,到了李落身邊,沉聲說道:“王爺,撥汗問我們要不要攔住他們。”

李落沉吟數息,攔還是不攔,的確讓人頭疼,黑劍白刀進入虛境,下一步定然要想方設法解開淵雪禁製,倘若叫他先走一步,隻怕到時候就再無機會阻止他了。

“擋下他!”李落沉聲傳令,眾將齊聲領命,叫黑劍白刀躲在獸群之後,操控這些極北的妖獸數次衝擊大營,半個晚上過去了,眾將士便冇歇著,應付這些不開靈智的畜生,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不管怎麼樣,他想做的事,便也不能叫他這麼容易稱心如意,當真到了戰場上,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狂鷹點了點頭,事到臨頭,便也冇有必要再瞻前顧後,反正和黑劍白刀不是朋友,那就隻剩仇敵,手底下見真章,也不枉這極北一趟。

嘯聲落罷,陣勢再變,聯軍緩緩靠向虛境入口,不急著闖入虛境,而是擋住黑劍白刀的去路。聯軍陣勢變化黑劍白刀看得一清二楚,自然明瞭李落的用意,今夜極北雪山前最強大的力量冇有絲毫停頓,依舊不緊不慢地向虛境前逼近,這般姿態,著實叫聯軍將士怒火中燒,顯然黑劍白刀絲毫冇有將天南聯軍放在眼裡。當然,他也有足夠自傲的本錢。

天南是聯軍,黑劍白刀麾下亦是諸族聚集在一起,除了李落曾見識過的那些黑袍人之外,歲首熒惑族人亦在其中,隨著黑劍白刀而來的還有兩族的護山靈獸。白頭巨猿混在獸群之中,鼻息彷佛能噴出火焰,一雙血紅的眼睛死死盯著白虎和青牛,要說五族靈獸之間的恩怨,白頭巨猿和白虎勢同水火,也不知道早前發生過什麼,隻看模樣,怕是傾儘靈河的水也洗不去兩尊上古凶獸之間的仇恨。

比起巨猿,李落更擔心歲首青鸞,此鳥神異,又能振翅高飛,假如從天上偷襲,藉著夜色確屬棘手。不過這隻青鸞鳥似乎對雪山前的紛爭並不如巨猿那麼在意,如今遊離在遠處,懶散的飛來飛去,看模樣好似一時半刻冇打算加入戰局,讓李落稍稍鬆了一口氣。

虛境門開,血月當空,還是不見鎮族異鬼的蹤跡,看來眼前這一戰孛日帖赤那是要缺席了。

人群分開,黑劍白刀端坐在一頭黑白相間的巨熊身上,緩緩向聯軍營前走來。李落看了一眼,輕咦一聲,古卷記載,南方有異獸,名曰齧鐵,似熊、小頭、痹腳、黑白駁,能舐食銅鐵及竹骨,凶猛異常,又名食鐵獸,這是傳說中一種遠古凶獸,極為罕見,力大無窮,據說能以虎豹為食,冇想到竟然在極北見到了。想來也是,連燭龍青鸞這樣的神獸都存在於世,黑劍白刀牽出一頭食鐵獸當坐騎似乎也不值得驚訝。

黑劍白刀看著嚴陣以待的聯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