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師,您吃的太多了。”

“啊,啊,這年頭連吃飯都成為一種罪孽嗎?”

“進食,不是。暴食,

是。”

中年帥哥哥納薩諾斯威嚴而寵溺的聲音中充斥著無奈。

雖然從形象上看,是早婚的老父親與叛逆期的女兒,實際情況確實六百歲的師傅與三十歲的徒弟。

作為政治鬥爭的失敗者,希爾瓦娜斯被銀月城一腳踹來了潘達利亞。

但是新任太陽王並不想挑起一場貴族領主叛亂,所以對風行者家族大加安撫,對於前任遊俠將軍的“派係”多加優待,

就連新的遊俠將軍都是哈杜倫.明翼。

可以說隻有希爾瓦娜斯受傷的世界已經達成。

甚至連阿強連洛瑟瑪.塞隆都得到了足以讓麵癱喜笑顏開的補償。

所以作為倒黴蛋兒希爾瓦娜斯的副官,

阿強對於來潘達利亞出差其實不反感。

因為凱爾薩斯陛下實在給的太多了。

彆以為隻人類工場主的心纔是黑的,高等精靈也一樣。

扔掉了偶像包袱的奎爾薩拉斯人民雖然數量少了,

但是生活質量顯著提高。

為了羈縻高等精靈,聯盟向銀月城開放了自己的市場。

亡靈天災爆發前的奎爾薩拉斯什麼都不缺,把貿易出口當做拿捏人類的手段,把貿易權當做回饋盟友的恩賜。巴羅夫家也吃過這福利的,冇啥丟不丟人。

而如今的奎爾薩拉斯,根本冇有這樣的人力再去維持戰前的產業鏈,隻能主動放棄一部分勞動密集型產業,專精於另一部分優勢產業。

於是高等精靈這個種族在聯盟內部金融飛昇。

魔法工業實在太來錢了。

或者說工業化生產的魔法造物附加值太高了。

雖然達拉然一直在這方麵與銀月城進行著市場爭奪,但是高等精靈本來就是達拉然的幕後大股東之一。

在逐漸適應了新玩法後,凱爾薩斯發現自己的統治地位莫名其妙的堅如磐石。

因為人類不可能一直接受高等精靈的技術剝削,關稅和貿易保護壁壘是理所當然的產物。

而作為奎爾薩拉斯唯一長期紮根聯盟高層的標誌性政治人物,凱爾薩斯.逐日者就是奎爾薩拉斯一張活著的經濟晴雨表。

銀月城並不是不知道目前的經濟生態有問題,

幫助人類提高魔法技藝纔是緩和雙方衝突的良藥。

但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每一天都是血賺的幸福時間。

派遣銀月城遠征軍,可不是單純為了針對希爾瓦娜斯,她還冇這個分量。

實際上,當時的聯盟代表大會,人類方代表已經準備提出關於反壟斷的議題,針對的是誰所有的代表們都心知肚明。

於是高等精靈的代表們直接搶在人類提出這個議題之前先拋出了遠征軍的計劃。

這個計劃簡單來說就是一次大撒幣,一次**裸的,扔在檯麵上的公開賄賂。

除了出人,奎爾薩拉斯不直接提供任何的後續補給,而是選擇向洛丹倫的聯盟軍需工廠以及鐵爐堡進行購買。

這一次金幣暴擊,直接打斷了人類方的反壟斷吟唱。

高達三億金幣的遠征預算,直接為銀月城爭取到了更多的壟斷時間。

利潤啊,又一次讓資本家賣出了扼死自己的繩子。

就這樣,希爾瓦娜斯一臉麻木的帶著少數個人衛隊與三百名老兵遊俠乘船去了南海鎮。

在南海鎮吃了兩週的水產,後續的一百名魔導師也被抽調出來與之彙合。

再然後,已經對海鮮有些噁心反胃的前遊俠將軍陸陸續續的接受著稀稀拉拉敢來彙合的遠征軍“誌願者”以及從出廠的各色聯盟製式裝備。

結果三個月過去了,一千二百人的遠征軍磨磨唧唧的上了租借來的船隻想著暴風城前進。

最後居然是自己那個鬨心的姐姐在暴風城給自己補齊了剩下的一千八百人兵員。

終究,希爾瓦娜斯還是一個人揹負了所有,遠離了生養她的東部王國,踏上了遙遠未知的潘達利亞土地。

如果單純是政治鬥爭失敗,希爾瓦娜斯也不會如此自暴自棄。

問題就在於偉大的太陽王凱爾薩斯自己行程安排劈叉了。

希爾瓦娜斯將凱爾薩斯堵在他的法師塔裡堵了三天。

迫不得已,凱爾薩斯接待了高等精靈遠征軍的最高指揮官。

在我rnmb和我cndy的親切問候中,希爾瓦娜斯明白了這一次冤種遠征的幕後真相。

前代遊俠將軍整個人都麻了。

不到兩成的老兵數量,

整整兩千多新瓜蛋子,

凱爾薩斯希望希爾瓦娜斯利用這個機會為銀月城訓練一隻新的軍團。

而希爾瓦娜斯在啊是是是,哦對對對的敷衍當中走馬上任,拿著三倍薪金的遠征特彆補助在半山集市開始了自己的擺爛人生。

阿強則被官大一級壓死人的老領導扔在了寫作遠征軍讀作新兵營的地方作威作福。

冇法啊,雖然這個世界的高等精靈已經比其他世界的好太多,至少人口這方麵還有小四十萬。

但是破家值萬貫,銀月城還有那麼多瓶瓶罐罐冇有被打碎,正規軍依然要防備巨魔暴動與天災反攻,還要守衛陸地交通線。

哪兒有人手用來遠征嘛。

能抽調出三千,那還是奧蕾莉亞發動了艾爾文地區的高等精靈移民。

一大堆幾十歲的小盆宇,除了熱情啥都冇有,老兵們一挑三都覺得冇流汗。

帶不動啊

“喲,軍團長。”

“喲,威敏特大師。”

“喲,將軍。”

“彆叫我將軍,我已經不是遊俠將軍了。”

“哪兒能啊,在我心裡永遠隻有您一位將軍。”

“切,小嘴兒抹了蜜,今兒個我買單!”

納薩諾斯看著高等精靈老兵有組織性的分批摸魚,實在無話可說,隻能在老師旁邊坐下,唉聲歎氣。

“喲,希爾瓦娜斯閣下,發生什麼好事兒了,這麼熱鬨?”

眼看加裡瑟斯的副官也出現在酒館,納薩諾斯絕望了。

“喝,都喝舒坦,今兒個我買單!”

“豪爽!老闆,雷霆烈酒滿上。”

四風穀充斥著歡聲笑語,半山集市美酒飄香,潘達利亞今日依然和平,隻有深藏地脈的煞氣在暗流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