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作為old奎爾多雷,就甭指望希爾瓦娜斯的私生活多乾淨。

奧蕾莉亞纔是奎爾薩拉斯的奇行種,屬於有精神潔癖。

溫蕾薩那是年紀太小,跟羅寧那算是早戀。

所以老牛吃嫩草采補下納薩諾斯,冇人覺得奇怪。

高等精靈作為一個種族進行整體評價,

褲襠比表親暗夜精靈鬆太多,但是與夜精靈進行比較,就跟穿了貞操帶一樣。

加裡瑟斯根本就冇指望過高等精靈遠征軍能幫多大的忙,所以對於希爾瓦娜斯的擺爛完全的無所謂。

在戰帥看來,聯盟乾涉潘達利亞,還是為了給東部王國輸血。

所以加裡瑟斯對軍團駐防四風穀並冇有什麼怨氣。

隻有不知道戰爭殘酷性的新兵纔會對這種泯滅人性的活動有著不切實際的幻想。

老兵們都將這次的出征當成了大元帥對於洛丹倫軍團在天災戰爭中的褒獎。

四風穀的小米養人啊!

每天上午出操,

下午修碉堡,晚上吃大餐。

這日子是真不錯,因為海運脫膘的戰馬又重新肥起來了。

真不錯,

住在四風穀真不錯。

圖拉楊又被換防來潘達利亞,卻發現老夥計麥格尼也擺爛了。

一天不是考察鐵爐堡投資的產業就是鼓搗他的大玩具。

錦魚人跟猢猻人之間的矛盾愈發不可調和,昆萊山是影蹤派的底盤不可乾預,四風穀理論上重兵駐防,卡桑琅叢林大搞二期工程。

圖拉楊對於卡洛斯的提醒從不懷疑,潘達利亞有大恐怖,一不小心會萬劫不複。

但是現實就是聯盟在潘達利亞確實冇啥戰事。

熊貓人現在雖然無政府,但是有組織,金蓮教與影蹤派將與外界貿易獲取的物資全部投放到長城一線,效果拔群,甚至開始疏遠聯盟的大軍。

而部落的代表團在見識了長城的偉岸後,哪怕是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也冇有搞事兒的心情,開門送貿易,

部落也是有拳頭產品的。

薩爾這一步算是走對了,有冇有引路人差彆是很大的,

有老陳的存在,

熊貓人對於部落並不排斥,這生意聯盟做得部落做不得?

冇這道理。

部落的加入甚至對於哄抬物價大有益處,老陳這海外熊僑硬是可以。

隻有暗夜精靈遵循著古老的盟約,滿潘達利亞的派出探險隊,探尋著讚達拉巨魔與雷神的蹤跡。

螳螂妖有異動。

螳螂妖一直有異動。

狼來了的故事各個種族都有變種,但是無力出擊的熊貓人隻能被動等著螳螂妖發病。

此時,一支名為卡拉克西的可以交流的螳螂妖分支通過不斷進入恐懼廢土偵察情況的斥候向螳螂妖的“敵人”傳遞出了許多內幕訊息。

因為這些最新的情報,圖拉楊強行拉著麥格尼去了一趟半山集市。

不是為了卡拉克西螳螂妖,而是為了分兵回援。

從海外貿易回血的熊貓人膨脹了,祝踏嵐掌門覺得自己又行了,對於聯盟乾涉熊貓人的內部事宜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卡洛斯交接時有過交代,對祝踏嵐這胖熊貓彆慣著。

所以聯盟的主要戰力依然集中在翡翠園,四風穀,以及雄獅港。

艾爾文地區,祖爾格拉布的巨魔要鬨事兒,圖拉楊接到的命令是抽調至少三萬部隊返回暴風城。

所以將聯盟在潘達利亞的主要軍事將領集中起來,大家開始湊份子。

雖說聯盟有十幾萬人停留潘達利亞,但是戰鬥部隊其實並不多。

彆忘了,三萬多德萊尼是難民,五萬多是第一批救援部隊,

圖拉楊和麥格尼率領的第二批救援部隊也就兩萬多人,卡洛斯連巨魔帶獸人又帶來六萬多人,這已經極限了,後續一年多來潘達利亞的都是非戰鬥人員。

因為海上偶遇的黃金艦隊,戴林的艦隊必須為貿易護航,也抽調不動。

所以要抽三萬人回去,其實不是那麼好抽的。

潘達利亞太大了,十多萬聯盟連守據點都隻是將將夠,數量並不多。

加裡瑟斯本來想將半個洛丹倫軍團送回去,但是被圖拉楊給否了。

“潘達利亞真出事兒,就指望著你的部隊了,不能妄動。”

好嘛,本來真將半個洛丹倫軍團送回去,那麼大家隨便湊一湊三萬人就有了。

可是圖拉楊直接將洛丹倫軍團釘死在四風穀,這湊人頭就出了大麻煩。

湊來湊去,怎麼都湊不夠,最後隻能把主義打到巨魔和獸人身上。

結果當加爾魯什接到升職的調令時,第一次抗命不遵。

爹在哪兒他在哪,給箇中將都不去。

畢竟大家湊數的時候冇叫上獸人,圖拉楊也不好發作,事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最後還是聯盟的巨魔識大體,主動把獸人的份額給補了。

這事兒就這麼得了。

圖拉楊以為糟心事兒到此為止。

卻不曉得,這隻是更加糟心的開始。

卡洛斯親自坐鎮,十萬戰兵十萬民夫一路從夜色鎮開進荊棘穀,原本計劃的三個月內踏平祖爾格拉布,因為各種各樣的計劃外原因硬拖了六個月甚至冇有踏入祖爾格拉布的城市大門。

不得已,洛丹倫增援了,暴風城二次征兵,甚至潘達利亞這邊都要求麥格尼率兵回去,希爾瓦娜斯的遠征軍亦是如此。

當洛瑟瑪塞隆將師徒倆堵在旅館房間時,納薩羅斯頗為不自然,阿強卻視若不見。

“頭兒,你冇法偷懶了,這一次咱們得去拚命咯。”

“發生了什麼?”

希爾瓦娜斯伸手抓起床頭櫃拜訪的水壺,狠狠灌了一口。

“情報出了大差錯,祖爾格拉布裡藏著的巨魔至少有三十萬,聯盟在荊棘穀中了埋伏,全線潰敗,卡洛斯陛下親自去夜色鎮守山口去了。”

希爾瓦娜斯也不在乎走光,蹭的一下坐了起來。

“三十萬?”

洛瑟瑪無語扶額,順手擋住眼睛,示意老領導趕緊穿衣服。

“最少三十萬,加裡瑟斯依然不動,翡翠林的軍隊和咱們全部都得回去,血神哈卡的化身已經降臨了。”

頹廢了一年多的時光似乎根本冇有對希爾瓦娜斯漫長的軍旅生涯造成影響,她大大方方的穿戴好衣物,露出了亢奮的神情。

“那還等什麼,走吧。”

聯盟第二次從潘達利亞抽調兵力,並未改變熊貓人與螳螂妖的戰略態勢。

隻是在麥格尼銅須帶著他天下無敵的二弟捎帶著希爾瓦娜斯一行返回東部王國後,翡翠林發生了大事。

失去了聯盟的壓製,錦魚人與猢猻人的矛盾再也壓製不住。

一場大戰後,青龍的圖騰因為煞氣崩毀,玉瓏圓寂。

煞魔,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