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解和凋零的力量很好用,鄭逸塵有點遺憾的是少了蘿麗絲的毀滅力量,然而蘿麗絲的核心能力是毀滅詛咒,而不是純粹的毀滅力量,毀滅詛咒更像是病毒,頑固性方麵強化了,

可在毀滅性方麵不如純粹的毀滅力量。

以後有機會,她可以嘗試用毀滅結晶,將自身的核心能力更加的純粹一些,但現在就這樣了,毀滅詛咒很強卻不夠純粹,保持著共生還會影響到共生的集體性。

“還能更強一些嗎?”

“你想太多了,現在就是正常極限了。”依琳的說道,現在鄭逸塵的狀態就是她們聯手弄出來的‘古神’狀態,

更進一步?絕對不可能了。

甚至現在鄭逸塵這個古神狀態都和正版的不一樣,畢竟她們魔女是適應了現代的存在。

想要在以後變得更強,那就隻能她們走出來了更新的道路了,眼下極限就是這樣。

“知道了。”明白冇有多餘的可能性後,鄭逸塵就專注的對付起來黑月主神,將這玩意死死的鎮壓在了白月的空洞裡麵。

被白月的光芒照射的時候,黑月主神就相當於是被火烤,受到距離的影響,被烤了也不會有太大的傷害,而現在黑月主神直接被鄭逸塵摁進到了炭火裡麵烤。

除了鄭逸塵對黑月主神進行的破壞部分外,鄭逸塵還看到了黑月主神的一部分身軀正在變成淡灰色。

鄭逸塵稍稍的眯起了雙眼,

抬起一隻爪子對著遠處一揮。

白月的正麵浮現出來了透明玻璃一樣的反光,大量的白月光芒被反射了過來,這些被反射過來的光芒隱約的染上了一層淡紅色。

不是鄭逸塵的影響,而是白月受到了黑月主神的刺激後產生的變化,就和魔女暴走的時候,白月變成血月一樣,

那顯然是白月受到了黑月的躁動刺激,產生的額外變化了。

“血月啊”看著白月發生的變化,

以及表層的震顫,聖堂教會的奧羅有些感慨,雖然他知道的不夠多,但結合著這兩天看到的資訊,他也能分析出來了很多情報了。

血月被稱之為不詳,但現在看來血月明顯是白月反製黑月的一種變化,魔女和黑月有關,奧羅分析著聖女應該是和白月多少有些關係的,但這個分析他肯定不會隨意的說出去。

現在白月逐漸的轉變成了血月,很顯然就是鄭逸塵將黑月主神拍到了白月背麵之後引起的。

鄭逸塵這邊,使用鏡反魔女和黑暗魔女的力量,成功的在白月的正麪塑造出來了一層黑暗鏡子,鏡子以超高的折射率將白月的光芒給折射了過來,以至於大陸那邊也受到了影響。

天空直接變得黑暗起來,雖然還有星光,白月逐漸變紅的光芒不見了。

這下子大陸的人徹底看不到白月上麵發生的戰鬥了。

而白月被反射過來的光芒,儘數的被鄭逸塵給利用了起來,施法方麵有依琳的協助,他的魔力已經因為共生的原因,臨時轉變為依琳特有的超魔魔力,

超魔魔力加上黑暗魔女的黑暗能力。

讓鄭逸塵的魔力質量暴增,這也是他能直接消耗自己的力量讓天劍一直維持著的原因之一。

在施法方麵更不用多說什麼,鄭逸塵要釋放聖堂教會的聖女秘法,就是將白月變成血色的光芒重新轉變成為白月之光的那種。

白月的光芒變成血色,可以認為是白月活躍起來的變化,而聖堂教會的聖女秘法則是人昂活躍起來的白月光芒變得更加純粹。

那些光芒有一半照射在了黑月主神身上,有一部分則是分流在了天劍上麵,讓天劍的表層多了一層淡淡的白光,一劍下去抹消了黑月主神將近十分之一的身軀,還有被轉化的那部分白月之光,也讓黑月主神的體表如同融化的冰一樣。

鄭逸塵集中過來的白月之光可是白月表層散發出來的所有光芒,這種光芒集中起來,就算是暴走的魔女,被照一下也要灰飛煙滅,這不是威力大,而是純粹的屬性剋製。

畢竟白月和黑月同源。

在大陸的視角中,他們看到的就是白月消失的地方浮現出來了一箇中心黑暗的‘光環’,光環的邊緣輕微的抖動著,讓圍觀者們的內心和貓撓一樣,非常想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被抹消掉了十分之一身軀的黑月主神又發生了新的改變,它直接分離掉了一部分的身軀,身體轉變成了龍形態,身體的其他部分也變成了一把天劍,這傢夥擬態成了鄭逸塵的形態。

並且散發出來了的力量氣息和他基本一樣,想想之前那些黑潮的力量就能模擬成為各種元素力量的形態,這種形態也算是能理解。

隻不過天劍那玩意也是能隨意擬態出來的?

顯然不是。

“小心了,它這種擬態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消耗掉了絕大部分的身體塑造出來的武器。”依琳帶著謹慎的語氣跟鄭逸塵說道,天劍是無法模擬出來的,不然之前拚了大半條命的芙麗妲也不至於弄出來一道不成型的影子。

黑月主神現在弄出來的天劍並非是接近於隕石金屬的那種,而是接近甚至就是原初魔力凝成的,在被磨滅的危機下,黑月主神轉變了形態,犧牲了那龐大的能當黑月月核的身軀,弄出來了這麼一把‘天劍’。

至於為什麼選擇鄭逸塵這種形態,顯然是鄭逸塵將它打成了這樣,在黑月主神的‘認知’中,鄭逸塵這種形態更強大。

總的來說,現在的黑月主神更好解決了,但威脅也更大了,那把有著天劍形態,但蘊含著原初魔力的武器,遠遠比起最初的黑月主神要危險的多。

白月之光還有鄭逸塵放出來,轉化血色月光的光幕,在那把劍的攻擊徹底的被粉碎。

光幕破碎,白月之光變成了漫天的碎光,鄭逸塵用鏡反魔女弄出來的折射鏡子也被擊潰。

大陸那邊重新被血色的月光所覆蓋了,他們愕然的看到了白月上麵浮現出來了貫穿整個月麵的裂紋!

黑色的衝擊在白月的背麵爆發出來,鄭逸塵死死的盯著和他一樣的黑月主神,現在這個形態的黑月主神很強也很弱,隻要能被他正麵砍中一次,黑月主神就會被徹底的抹去。

然而他砍不到!

那把被黑月主神犧牲大部分身軀弄出來的‘天劍’能和鄭逸塵手裡的天劍對碰,原初力量凝成的天劍。

兩把武器碰觸下,產生的衝擊有一部分作用在白月上麵,讓白月的表層出現裂紋,有一部分則是迴盪在太空當中,還有一部分則是波及到了鄭逸塵這邊,他身上的封鎖結界劇烈的波動著、

天劍在這種激烈的碰撞下自然巍然不動,那把由原初魔力凝成的天劍則是會產生劇烈的動盪,而衝擊也都是那把原初魔力天劍爆發出來的。

僅僅隻是四次的交鋒,鄭逸塵身上的封鎖結界就徹底的崩潰,冇有新的封鎖結界產生,鄭逸塵立即意識到了安吉莉婭那邊為了維持封鎖結界的穩定,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了。

而現在封鎖結界冇有了,剩下的隻能他去硬抗了,鏡反魔女的力量完全表現在體表上麵,後續的衝擊刮在鄭逸塵的鱗片上麵,有一部分被反射,和後續的衝擊相互抵消,還有一部分則是被鄭逸塵結結實實的承擔了下來。

身上的鱗片崩裂,血液順著崩裂的鱗片濺射而出,同一時間適應魔女的力量也發揮了作用,讓鄭逸塵的身體適應著這種蘊含著原初魔力的衝擊,效果並不顯著。

黑月主神對鄭逸塵濺射出來的血液表現出來了貪婪的‘情感’,這部分的情感反饋被琴共生過來的能力捕捉到了,天劍上麵甩出來了一圈火浪,火浪直接將那些濺射出來的血液全部蒸發。

不給黑月主神嚐到甜頭的機會,那玩意對他的血液表現出來了那麼強烈的貪婪‘情感’,讓那玩意碰觸到了自己的血液之後,天知道會發生什麼額外的變化。

“紅炎白雪呢?讓她們也來,用依琳你的研究成果。”

“知道了。”

共生魔女作為媒介,不僅引導彆的魔女和鄭逸塵進行共生,其他的存在也可以的,包括紅炎白雪,前提是她們主動配合。

這個時候火山之主和雪山之主也冇有反駁什麼,很快,鄭逸塵的身軀就出現了異常的膨脹,不遜色黑暗力量的冰火兩種力量在他身體裡爆發了,那是連調合魔女和平衡魔女都壓不住的衝突。

好在以前依琳冇少研究過冰元素和火元素混合的知識,有著調合魔女和平衡魔女的輔助,還有紅炎白雪的配合,成功的分散了兩種力量的直接衝突,這種衝突分散在了鄭逸塵身體各處。

導致鄭逸塵的魔力出現了嚴重的混亂,但冰火衝突產生的新力量也有了,這部分的力量難以利用,但有著格蕾的能力共生過來的輔助,鄭逸塵還是能利用起來。

“這力量,如果能混入土係和風係的話,就能更加接近於原初了。”依琳的聲音稍稍的有些遺憾。

鄭逸塵這一次嘗試可以說是難以複刻的大型冰火力量融合的實驗了,常規的實驗融合出來的力量很獨特,但性質不明顯。

而這一次規模足夠大,外加上黑月主神的那把原初力量塑造出來的天劍,讓依琳立即就確定了火山之主和雪山之主的力量碰撞,壓下爆炸衝突後產生的力量是那種了,接近原初的力量

和真正的原初力量還有很大的差距,但能接近那就可以繼續的往後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