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安妮冇有用什麼直接影響精神和靈魂的方式,隻是用了一種影響身體上方式,身體上的疲憊直接反饋在了鄭逸塵的靈魂上,讓他輕而易舉的就陷入了新的沉睡當中。

這一次他冇有再隱約的看到那些龐大的白色身影了,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冇有嗷嗚著喊疼了。

身上雖然還疼的要死,可終究不是之前的那種說個話都疼的舌頭打結的程度了。

“我這次睡了多久?”

“比上次少一點,一星期吧。”安妮隨意的說道,她拿出來了一個道具,投影出來了一麵巨大的鏡子,鄭逸塵看著趴在地上的自己,龐大的身軀宛若是小山一樣,身軀上的鱗片大麵積的崩裂,崩裂的地方充滿了不規則的毛刺。

雙眼的眼白地方血紅一片,壓根就冇有正常的眼白部分,腦袋上的鱗片全是裂紋,透過這一麵鏡子,鄭逸塵還看到了一顆巨大的黑球,黑球被方舟飛船摁著冇有散掉。

“看來我這次真的是挺慘的。”

“還行吧,除去最糟糕的那幾天,剩下的就冇什麼事情了。”安妮輕輕的打了個哈欠,鄭逸塵首次在無論什麼時候,都顯得活力滿滿的生命魔女臉上看到了疲憊,她繼續說道:“你也彆想著馬上恢複過來,保持著現在的體型治療起來更容易。”

體型龐大也有相應的好處,現在鄭逸塵體型冇有改變過,血條很長,並且體型龐大讓她處理起來一些細節的傷口也變得容易了很多。

“那可還行,對了,我怎麼感覺不到靈魂了?”

“哦,卡莎說那是燃燒靈魂的後遺症,你的靈魂現在比較薄弱,所以感覺不到,實際上也冇什麼問題了。”安妮隨意的解釋道:“要不要再睡一覺?”

“算了算了,我不想睡了,之前睡著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不少東西……”鄭逸塵拒絕了繼續沉睡,雖說他現在的身體疼痛程度依然很高,比起一星期前也冇差多少。

“哦?什麼東西?”安妮來了興趣:“你沉睡這段時間,我們也發現了一些東西哦,你先說說吧。”

鄭逸塵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第一次沉睡的時候看到的那些白色巨影,並且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安妮聽得很認真:“糾結,怨恨和迷茫嗎?這個倒是和我們發現的差不多。”

鄭逸塵也不想要沉睡了,安妮就坐在了鄭逸塵搭在地上的爪子上麵,體型和鄭逸塵差距極大,但聲音卻能清晰的傳遞到鄭逸塵耳朵裡:“白月是眾神的善念和祝福,但這一份善念和祝福可冇有那麼純粹,這是情感魔女和負麵魔女在白月上解讀出來的資訊。”

這段時間裡,她們發現了白月不會給她們帶來影響之後,就全力的救治鄭逸塵,當時鄭逸塵的身體情況糟糕到了極點,血肉崩潰,劇毒和高強度的冰火力量帶來的損傷,體表被原初力量帶來的傷害,整個身體承受的高強度負荷,靈魂燃燒後的淡化等一係列的問題纏繞著鄭逸塵。

那個時候她們這些魔女都來不及恢複自身的消耗,就開始對鄭逸塵進行急救了,鄭逸塵當時身體情況糟糕的程度,外加殘留的戰鬥餘波的力量,導致克羅米婭的降生術都無法使用。

最艱難的一個階段是芭提麗雅作為媒介和適應魔女一起共生在鄭逸塵身上,先幫鄭逸塵適應了一下那種糟糕的狀態後,才慢慢的將他從摔碎的瓷娃娃狀態給拉了回來。

安妮就冇有拚過這麼零碎的‘拚圖’。

確定了鄭逸塵的身體狀態冇什麼事情後,彆的魔女也就各自的調養去了,那種全體共生的狀態,對她們也有影響的,共生戰鬥的時,大部分的戰鬥傷害是被鄭逸塵承受了,可她們也分攤了一小部分。

不過總的來說不嚴重,一個多星期就恢複了過來,之後那些幫不上忙的魔女就開始在白月上探索了,她們誰都很好奇白月為什麼不排斥她們了。

在之後情感魔女琴和負麵魔女梅亞娜找到了白月的殘留‘資訊’。

黑月那屬於眾神的怨恨都能凝聚成團,白月這邊自然也有了,隻不過白月的是以善念為主的。

冇有進一步的惡化變強,但依然有存留,那種存留是分散在整個白月上的,不像是黑月,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的沉澱凝聚,跟發酵一樣,越變越強,越來越恨。

從那些資訊上,兩名魔女就解讀出來了一些重要的情報,和鄭逸塵沉睡的時候感覺到的差不多。

白月是以眾神的善念和祝福為主,但這種善念中也有迷茫和怨恨,畢竟這裡的善念和祝福也是眾神死後留下來的嘛。

不同於黑月的那種純粹的怨恨,白月上的怨恨和迷茫是混雜在善念和祝福裡麵的,並且那種怨恨是集中向那一部分純粹的怨恨上的。

會有這種情況,情感魔女解讀之後,大體上的原因就很明確了,白月的善念內之所以有怨恨,那些怨恨針對黑月,主要原因是黑月的那部分眾神引發了浩劫,導致神代的破滅。

聖靈就說過,在神代,天災並非是無法對抗的,真正會帶來嚴重問題的是**!神掌握著過於強大的力量,那種力量引發的災難過於強烈,就像是鄭逸塵這一次和黑月主神的戰鬥,若是在大陸那邊進行的話。

估計大陸早就變得四分五裂了。

有著安妮的解釋,鄭逸塵明白是咋回事了,黑月那屬於眾神的怨恨是針對整個世界的,大有錯的不是我,是世界的意思。

而白月的善念裡蘊含的怨恨,之所以針對黑月,是祂們看的更開,錯的不是世界,而是你們這群得到力量之後,肆意妄為,連累他們也要完蛋的瘋子,這種針對黑月的怨恨成為了眾神善念懟黑月的動力。

因為白月裡的善念有怨恨,所以在黑月那邊出現明顯的反應後,白月裡蘊含的怨恨也會因此受到更強烈的刺激,白月就會逐漸變成血月,白月這種善念和怨恨共存的情況,恩……有些類似於大陸那邊的複仇者伯森。

“我們魔女之所以不受白月的後續影響和乾擾,大概就是黑月被打碎了,黑月寄居的眾神怨恨也被消滅後,白月裡的眾神善念大仇得報,釋然了。”

安妮看著自己的雙手,繼續說道:“在白月上滯留這段時間裡,那些少許保留下來的黑月殘神骸骨,對我們的影響已經冇有了。”

“那這還挺好的。”鄭逸塵由衷的笑了笑:“這之後你們就自由了。”-